Auratic 从国宴到家宴

/ 中文

5wk.Com
媒体报道>新闻报道
国瓷永丰源80后描金师:成吨黄金水在我眼里就像墨水
发布日期:2018-01-13 发布者:赵伟君 来源:深圳晚报
分享

描金,老祖宗留下的手艺,仰赖的就是时间才能打磨出的精湛技艺。描金师,大众眼中的神秘职业,每日面对纯金的诱惑,却保留着匠人的单纯。国庆期间,大家都在休假,深圳 80 后描金师李勇却坚守岗位。当记者在深圳国瓷永丰源公司里见到他,李勇正忙着给手下 18 个 " 兵 " 领金水。

待金条溶成金水,再以描金笔蘸取,在器皿上描绘花纹,镶边或铺金,是李勇每天的工作。他 18 岁入行,十几年日复一日,他的技艺已臻化境,最难的一笔成型,在他手下也不是问题。" 一点瑕疵一个错误,浪费的就是金,那么贵的东西,心疼啊!"

▲李勇为海上明珠描金


▲先生瓷 · 海上明珠

如果不是 G20 和金砖峰会,可能李勇就如千万普通手艺师傅一样,湮没在时光尘埃里。但先生瓷、夫人瓷的走红,让李勇一下成为亲戚四邻眼中 " 有本事 " 的人。" 为那么大的领导用餐的杯碗盘碟描金,工资肯定特别高吧?"" 一天经你手过的金子有多少啊?" 面对这些扑面而来的疑问、好奇,李勇无暇也不懂回答。

通常,李勇每天清早去领 1500 克金水。像金融押运一样,金水的领取流程也相当谨慎。出库,签字,称重,最后才到每个描金师的小盅里。" 必须认真,一瓶 100 克的金水相当于我一个月工资。" 下班前,依然由李勇负责回收。" 每个小盅要刮得干干净净,还有洗描金笔的水和布条,凡是我那个房间里跟金有关的物件都要回收。" 有人给李勇算过一笔账,每天单是回收的金水,按 200 克计,折合含金量就差不多 1 万块。过手那么多金,难道就从没动过心?" 我们天天和黄金打交道,在我眼里,那些黄金水就跟墨水一样。作为公司提供给我工作用的材料,我用的时候会十分小心,浪费会心疼。"

待分配给描金师的金水每次要倒入小盅称重


5wk.Com

▲描金工序之一转盘定位


▲手绘工艺展示

李勇出生于 1982 年,湖南常德人,从学描金到现在差不多有 17 年的时间了。出身农村,不想如父辈一生面朝黄土背朝天,就得寻门手艺养活自己。跟着村里伙伴南下广东,听说陶瓷厂招工工资高点,就稀里糊涂入了行。" 我原本想学厨的,没摸成厨房里的碗碟,现在天天跟车间这些杯碗瓷器打交道,也算是种缘分。" 李勇揶揄自己。描金这行的小学徒都得从画线干起,0.5-1 毫米的细线,要在盘子里完整画一圈,手腕稍抖一下就前功尽弃。一天,一月,一年,重复这枯燥动作,而且工作时不能说话,脑子不能分神,连呼吸都得尽量收着,并非常人能忍。但李勇很知足," 我记得厂里请来教我们的日本老师傅的中指,像被柴刀劈掉了一半,就因为几十年保持一个动作,肌肉都凹陷了。我们的手法和他们不同,所以只起老茧,已经好多了。"

当年,日本老师傅就很喜欢李勇,因为小伙子脑袋灵光。不仅技术的东西一教就会,会猜老师心里所想,还懂得举一反三。这回为 " 夫人瓷 · 石榴家园 " 一个器碟的波浪边描金,人家在抱怨太难,只有李勇不吭不声,利用废弃材料,做了支改良的描金笔,一下就让合格率和效率上去了。

▲李勇为石榴家园描金


▲夫人瓷 · 石榴家园

描金瓷器是瓷界珍品,但学做这瓷上描金工艺之人越来越少。性子沉静的李勇如今是永丰源资历最老的描金师傅,最多时一天 4、500 件产品等着他描金,忙得吃饭上厕所都顾不上,尤其这两年,公司竞标 G20 和金砖峰会,设计师图纸一来,必须他上,通宵达旦备样是常有的事。" 当年一起进来的同伴几乎都走了。" 唯独李勇,还伏首案前,细心勾勒每根线条,打磨每个细微之处,要求自己每一笔都流畅鲜活,富有神韵。工作寂寞吗?" 不会,静下心来很舒服。" 会干一辈子?" 没想过那么长远的事。" 手艺传给儿女?" 不,我没读多少书,希望女儿过得比我强。"

深圳晚报记者 赵伟君

编辑 刘小涛 见习编辑 庄思嘉


下一个:

这个周末,国瓷永丰源在礼品展等你

发布日期:2018-01-13 发布者:市场部

©2018 深圳国瓷永丰源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6045296号-1